Tony老师成工业品,年轻人失去洗剪吹自由

WechatIMG8147.jpeg

出品/壹览商业

作者/费尔南多

编辑/薛向


艺术来源于生活,这句话似乎永远不会过时。


前段时间的《脱口秀大会》上,脱口秀演员豆豆模仿男性在快剪店剪头发的场景就引发全场爆笑,并收获四个“爆梗”顺利晋级。


尽管豆豆讲的仅仅是段子,但是正如陈佩斯所言“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”,这些段子之所以让人们爆笑,想必也是因为其切中了年轻人心中的痛——“洗剪吹”越来越没有自由了。


01

火箭般攀升的洗剪吹价格


与餐饮、健身、旅游行业一样,随着消费者消费水平的提升,美发市场也呈爆发态势。


美团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中国生活美容行业发展报告》(下文简称报告)数据显示,2020年美业市场规模约为6373亿元左右,反观2019年,这一数字还仅为3512.6亿元。


但是这个突飞猛进的市场规模却像是硬生生从消费者的口袋里“抢钱”吹起来的。


WechatIMG1935.png

图源:美团


美国平台数据显示,2020年,女性美发平均客单价为137元,男性则为95元。与2018年相比,2020年的养发客单价提升了26.4%。作为对比,同期我国城镇非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仅增长了12%。


这还仅仅是表面的调研数据。如果深入个体来看,美发行业的消费成本更是深不可测。



比如,2018年8月,杭州的网红小吴理发时被店员诱导,做了其他项目,结果结账时,需要交纳39000元,即使打完折后,也需要缴费18000元。随后,小吴将此事曝光至网络,引发热烈讨论。


对此,唯可漫美业经管顾问公司首席顾问吕长安也坦言:“海外市场的烫染价格一般是剪头的3-5倍,而大陆一般在5倍以上,甚至10倍也不在少数。”


洗剪吹的价格如此高昂倒也罢了,更匪夷所思的是,美发行业的大部分玩家也没能稳稳地赚到大钱。


WechatIMG1936.png

图源:美团


《报告》显示,2020年美业店的关店率为17.5%,与前几年类似,一直维持在20%左右。与此同时,美发业从业者的工资也并不高,月收入在4001-6000元的从业者,达到了48.6%。


关于美发行业的不景气,从上游的培训学校也可见一斑——2021年3月上海沙宣美发学院发布消息称,上海沙宣美发研修中心已于2021年3月27日停止一切课程。


要知道,沙宣美发可是中国美发业的“黄埔军校”,头部企业命运都如此悲惨,其他下游的企业状况可想而知。


由此来看,中国的美发行业陷入了两头不讨好的旋涡,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


02

畸形的产业链


与传统行业类似,实体经济的性质,决定了美发行业的成本结构十分稳定。调研机构数据显示,理发店房租、水电、工资等固定成本占到了总成本的70%左右。


这主要是因为,自2010年后,中国房地产市场开始快速升温,房租也随之上涨。中国房地产行情网数据显示,2018年7月,北京房租同比上涨达到21.89%,环比涨幅为2.63%,租金指数达211,反观2015年时,这一数字还仅在100左右。

WechatIMG1937.png

图源:京东


此外,与此前理发店依靠专业地位,可以凭借销售洗护产品实现信息差溢价不同的是,随着电商平台的发展,理发店越来越难通过洗护产品找到新的营收增长点。以京东平台为例,我们随便搜索“护发”、“洗发”等关键词,跳出的商品评论都以数十万、数百万计算,这无疑抢了理发店的生意。


也正因此,目前很多美发店,也在积极的通过美容、轻医美等项目开拓客源,但这反过来,无疑进一步增加门店的软硬件成本。


如果说房租、电商冲击等客观因素还仅仅让美发产业面临巨大生存压力的话,内部的员工问题,则为美发产业的发展,戴上了一个紧箍咒。


这主要是因为美发产业的从业人员入门门槛低,不能艺术化产出。


图片 1.jpg

 

首先,与最初入行还需要经过沙宣美发等“黄埔军校”三年培训不同,随着产业的逐步成熟,目前培养发型师的时间和成本正在逐步缩短。比如,上海文峰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美发全能班的学时仅为3个月,并且学费仅为5950元,即可从零学会美发全能“六大项技能”。


图片 2.png

图源:美团


而结合《报告》来看,目前中国高中、中专及以下学历的美发从业者的比例达到了59.9%。作为对比,日本的美发师一般需要3年制的大专学习,拿到毕业证书才能上岗。


考虑到美发本身就是涉及美学的,感性层面的艺术,过低的入门门槛,一方面让美发人才变的不再宝贵,另一方面也让美发师成为了工业化的产品。


更重要的是,与餐饮、健身等产业涉及不同的专业分工不同的是,美发的“洗剪吹”并不需要专业化门槛,理发师积攒了第一桶金后,很可能就不会继续打工,而是技术员转为店主,开一家店单干。


笔者经常去的一家理发店店主跟笔者聊天时曾聊到,他最初就是在理发店当学徒,工资很低,工作五年后,学到了大部分美发的技术,就选择在隔壁开了一家自己的门店,自己当老板。


这带来的一个最明显的问题,就是美发店供大于求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从理发店相关企业的发展状况来看,近十年企业注册量呈增长趋势,其中2018-2020年这三年一共注册量52.9万家企业。2020年是注册量最多的一年,全年共注册了18.5万家相关企业,同比增长了6.3%。截至今年9月,我国现存“理发店”相关企业共114.4万家。


图片 3.png


由此引发上文我们谈到的两个问题:1、闭店率居高不下;2、吸引用户办卡引发的恶性竞争。


恶性竞争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,就是忽视消费者需求。12315 数据显示,2014—2019年,接受到美发行业的纠纷超过3013件,占整个服务类投诉的6.9%。


03

回归消费者才是救赎之路


不过正如大部分行业都是从无序到有序发展的,在2021年这个时间节点,我们也看到了美发行业新的发展路线。


首先,《美容美发单位化妆品日常监督工作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、《美容美发业管理暂行办法》等政策的相继推出,对引导美发行业健康良性发展和维护消费者权益,建立了坚实的保障。


其次,企业层面,我们也看到了新的美发模式——快剪。比如主打“不办卡、不推销、不扰民”的星客多就于2018年末获得了1亿人民币B轮融资。官方数据显示,星客多每月会收到十几万个评价,好评率达到了99.54%。


而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认知边界的拓宽,大部分人都从此前的被一公里内的美发店牵着鼻子走,变为了跟着KOL的潮流反向提出要求。


《报告》显示,美发业网络在线营销的重要性正不断提升,目前“客户推荐”已成为从业者门店获客的主要方式,占比高达48.9%,并且网红引流的比例也达到4.4%。


对此,美团预测,预计到2025年,中国生活美容服务业的线上化率将提升到9.6%左右,比2020年的1.5%,高出8.1%。


这也反过来倒逼发型师和理发店主动迎合消费者的口味。因为如果消费者的审美提高,那么上文提到的工业化产出的发型师显然不能再适应时代的需求。


正如刘强东所言:“如果你发现一个行业太乱、太糟糕,简直可怕,那就是巨大的机会,一定要进去。”考虑到互联网已经在“衣食住行”等多个方面深刻影响我们的生活,逐渐走向规模化的美发行业没有理由不出现一个碾压级存在的巨头。


转载之前请先阅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
寻求报道或合作,请点击这里
如果您加入壹览的讨论群,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(微信号:star_3979)
加群引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