寺库怎么了?

WechatIMG249.jpeg

出品/壹览商业

作者/靳庄

编辑/薛向


“寺库还钱!”


近日,有众多消费者在社交平台反映在寺库平台购买的商品不发货,申请退款也无反应。除了消费者着急,供应商也叫苦连天,多位供应商反映未收到寺库货款,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,多则上千万。


同样叫苦的还有寺库的员工,在脉脉搜索“寺库”,从去年3月开始,寺库就开始了降薪裁员,今年6月开始更是发不出工资。


另外,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寺库已经一年没有发布财报了,甚至还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涵。


对此,寺库相关负责人向壹览商业表示:前段时间因为微信接口问题积压了不少订单,目前寺库正在陆续给消费者退款中。供应商这块也都在陆续支付中。寺库的资金链没断裂,断裂都是大家说的。至于财报,将在近两周内发布。


寺库现况如何?为何走到如今这种地步?还要从2018年寺库发布的可转债说起。


01

资金链断裂


2018年7月9号,寺库与消费品私募投资公司L Catterton的亚洲分公司L Catterton Asia以及京东达成战略合作。通过此次合作,寺库将获得1.75亿美元的投资。


但是,这笔投资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股权投资,而是相当于一笔借款。


根据寺库官网的英文公告,1.75亿美元注资实为为期三年的可转债。L Catterton及京东将认购金额为1.75亿美元的可换股票据,可转换为A类普通股。票据的未偿还本金将以每年8%的汇率计算利息,或者寺库在三年内购回等。


如果寺库股价上涨,该可转债可转换为基准股票,L Catterton、京东能转股成为寺库股东,获取收益;寺库股价下跌,可转债到期,可获得本金和利息。


也就是说,寺库股价上涨那么京东和L Catterton Asia就成为寺库的股东,否则就支付现金赔偿。截至2018年7月9日收盘,寺库的总市值为4.92亿美元。


截至发稿, “奢侈品电商第一股”寺库集团开盘走跌超4%,股价报1.2美元/股,寺库市值跌出一亿美元行列,总市值9467.44万美元,这就意味着寺库将支付1.75亿本金+3年8%的利息,共计2.2亿美元。目前,寺库可转债到期,急需一大笔现金来支付这笔债务。


据寺库2020年9月30日财报显示,寺库现金及现金等价物+受限制现金共1.17亿,距需要支付的可转债2.2亿美金还有很大差距。换句话说,寺库当前市值也才不到1亿美金,资不抵债。这突然一大笔的现金支出,就是寺库出现资金链断裂传闻的根源。


02

风光上市


寺库成立于2009年,总部位于北京,最初定位于销售二手奢侈品,后转型为销售新品奢侈品为主,旗下设有寺库商城、寺库智能、寺库拍卖和寺库金融四大核心业务板块。2017年9月22日,寺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中国首家赴美上市的奢侈品电商公司。彼时寺库以每股13美元的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。


然而,寺库上市首日股价破发,其2017年9月22日的开盘价为12.1美元,盘中一度跌至9.97美元,收盘价为10.0美元,当天开盘价低于发行价、收盘股价大跌23.08%。


上市即破发或许预示了寺库接下来三年的坎坷之路。上市以后,寺库的营收增速逐年放缓。壹览商业了解到,据财报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寺库营收分别为37.40亿元、53.88亿元、68.69亿元,同比增长44.21%、44.40%、27.48%。


到了2020年,寺库营收下滑则更为明显,2020年前三个季度其营收分别为10.1亿元、13.1亿元和13.7亿元。盈利方面,2020年一季度寺库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迎来了上市首亏,净亏损4250万元。


今年1月11日,寺库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日学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, 李日学提议以每ADS 3.27美元,总价约2.3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全部已发行、李日学及其附属尚未拥有的A类普通股。若私有化完成,寺库将从纳斯达克退市。


私有化消息一出,当日收盘,寺库总市值2.09亿美元,较2018年巅峰时的7.7亿美元市值缩水超过七成。


往日风光到此结束,寺库开始陷入欠钱风波,面临着多方质疑,接下来的寺库该何去何从?


03

模式之困


寺库成立之初业务为二手奢侈品业务,资产模式较轻。随后寺库开始向奢饰品新品销售转变,但在模式转变初期,寺库并未获得品牌直接授权,货源的真伪也让消费者存疑。


商品质量问题始终伴随着寺库。据消费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,根据其受理的零售电商领域用户有效投诉显示,寺库排名第十六位,商品质量、发货问题、退款问题、网络售假、网络欺诈、物流都是寺库被投诉的问题。


还有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9月30日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近日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管局罚款1万元,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号为京西市监罚字〔2021〕947号。这已经不是寺库第一次受罚了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还显示,寺库存在多条处罚记录。算上上述处罚,今年被罚记录已达5条,合计遭罚金额超111万元。


除了内部模式存在争议,受消费者质疑外,寺库所在的奢侈品赛道也存在众多竞争对手。


在寺库上市的同一年,阿里巴巴和京东也入局了中国奢侈品市场。


2017年6月,京东先是斥资3.97亿美元入股奢侈品电商平台Farfetch,随后又上线了中国首个奢侈品旗舰独立平台TOPLIFE;2017年8月,阿里开通了奢侈品频道Luxury Pavilion,宣布将用三年时间,搭建奢侈品牌与90后、00后新世代消费者的沟通桥梁,服务1亿新中产;2018年5月,阿里入股的小红书完成了3亿元的D轮融资,直指奢侈品消费。


面对淘宝、天猫、京东等综合电商的冲击,寺库这类的垂直奢侈品平台不再是消费者的第一选择,尤其在品牌信任度上,更是被屡次爆出假货问题。


尤其当前以Z世代为代表的主流消费群体,越来越习惯在天猫、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官方渠道下单,这也使得国内奢侈品市场的最终受益者是天猫和京东,而不是寺库。


转载之前请先阅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
寻求报道或合作,请点击这里
如果您加入壹览的讨论群,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(微信号:star_3979)
加群引导